帳號 | 密碼
迎王祭典  > 緣起
緣起
東隆宮三年一科的「迎王祭典」(本地稱之迎王),聞名全省,其盛況規模為全省之最,故在學術界有「北西港,南東港」之稱,東隆宮的迎王祭典除了壯觀的王船,及參與的寺廟、陣頭眾多,而受媒體民眾矚目外,最主要是其祭典科儀一直保持著清代祀典禮儀,並嚴格遵守老一輩所傳留下來的規矩,帶者一份神秘莊嚴的氣氛,令學者及民俗工作者為之動情,想一窺究竟。
東港迎王祭典自清代(年代待考)舉行至今,歷經時代的歷練,一直扮演著自己特有的文化,與清康熙五十九年陳文達所修《台灣縣志》、乾隆二十九年王瑛曾所著《重修鳳山縣志》,中所提的造船建醮之風俗,看似相似卻又不是,在「舊東港」先民自原鄉帶來的溫王爺香火袋奉祀,後成為移民聚落的主要信仰,先民倡議建廟,由草廟經三百多年而形成地方公廟,有其靈驗祈求之成果,又正好泉州遊街道士行至東港,將原鄉科儀傳予新居地先民,以防萬一瘟疫盛行,作為備用之需,因此一朝先民們遇到需求,而醫藥無法救治時只好搬出科儀,隆重操演一次,慢慢的成為東港的大事記,如今瘟疫不再盛行,從請神驅瘟演變至今,已成為恭請監察御史代天巡狩千歲爺,蒞境督察賜福平安。
本宮的迎王祭典,以農曆地支丑、辰、未、戌年作為舉行迎王祭典的「大科年」,大科年之前一年多,中軍府的安座、王船建造至開光,即為迎王祭典敲響第一鑼,祭典前半年則進入地方各廟準備期,各寺廟陣頭開始操演排練;到前一個月,街道開始張燈結綵,各寺廟角頭整修神轎、涼傘、旗幟,繞境路線規畫再勘查,牌樓的搭建等等。前一星期,全鎮燈火通明,處處瀰漫「神人共歡」的熱鬧氣息,各陣頭到東隆宮廣場預演參拜,家家戶戶清理居家,並以歡喜的心情,期待代天巡狩千歲爺,以及親朋好友的到來。
本宮迎王祭典共為期八天,而這八天的祭典,大致上是由十三項程序步驟所聚集而成,如「角頭職務的輪任」、「造王船」、「中軍府安座」、「進表」、「設置代天府」、「請王」、「過火」、「出巡繞境」、「祀王」、「遷船」、「和瘟押煞」、「宴王」、「送王」等,下則十三步驟作簡介:
 
 
1.角頭職務的擔任
在東港迎王祭典中,有七個重要單位共同擔負繞境任務,與產生祭典總理人選,若無這七個單位的參與,迎王祭典亦無法成為東港地方大事,這七個單位原為東港開墾角頭、商業角頭,之後因祭典的需求而成為祭祀角頭,這七角頭為頂頭角、埔仔角、頂中街、下中街、安海街、下頭角、崙仔頂。
東港迎王所恭請的代天巡狩千歲爺有五位,加上中軍府、溫府千歲共七位神祇,其七位千歲爺的神轎及王船船具,由東港七角頭轎班負責,而七角頭每科擔任那位千歲的神轎任務皆稍有不同。自古都是以抽籤方式決定,但民國四十七年因有角頭反映,一直抽不到擔任大千歲轎班,所以將大千歲擔任的轎班改為輪任,其他照常以抽籤方式決定,直到八十六年丁丑正科才告結束,從八十九年庚辰正科又恢復抽籤方式。
每科年七角頭負責的職務,皆在上科年剛辦完祭典三日後,在平安宴宴會後於東隆宮內溫府千歲座前,由七角頭的當科總理抽籤,並在東隆宮主事人員見證下,確認下科所擔任的千歲爺職務,之後七角頭各自產生大總理,副總理及其他總理、參事,而這是每科期所作的第一個程序。
東港迎王祭典,七角頭一直扮演重要的角色,亦是迎王的主要動力,由於不計辛勞的付出,因而特別獲准進入王府謁駕敬王,在舊制的規定下是項殊榮(以前除了各級總理、內司、班頭、轎班等可入王府敬王,其餘人員、寺廟皆不得進入王府)。
早期七角頭的發展並無特有角頭廟,有些角頭開始發展就以該角頭的信仰中心為主體,但一部分依然沒有自己的角頭廟宇,之後為配合祭典與東隆宮建醮活動,才選擇以該地區的公廟或老廟為角頭主廟,當東隆宮、朝隆宮、福安宮三大公廟舉行宗教活動時,七角頭請出該角頭廟宇的主神共同參與,也因此七角頭與東隆宮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,七角頭在東港發展史中,亦是重要的一頁,發展至今,不論時代如何的轉變,向外發展的角頭居民及子孫,每逢三年的平安祭典,亦會回鄉參加,畢竟這裡是血緣地親的點。
 
 
2.造王船
不論明清時期或是現今,大陸或本省各地所舉行的王醮、迎王祭典及驅瘟送船習俗,法船(王船)是整個祭典中最重要的法器,而其目的是驅除瘟疫、煞氣、魍魎、厲鬼,請代天巡狩千歲爺將這些對地方不好的「東西」帶走,並祈求「行瘟佈毒」的瘟神亦能高抬貴手,一同乘坐法船(王船),不論是以遊天河或遊地河的方式,借著水路速速離去,本宮亦然。
據地方耆老口述,清代時期東隆宮迎王祭典時的王船,乃為木造「南澳式」船型,昔時王船還是以放海流(遊地河)為主要方式,後清光緒三十年時,後因鄰近村庄不同宗教漁民,登船將添載食物取走,王船卻自行再轉回之靈驗事故,因而改為燃燒方式進行,稱之「遊天河」,因改為遊天河的關係,故後來的王船以竹子搭建厚紙糊黏方式建造,直至民國五十九年王船還是以竹架紙糊建造,以往建造時間於該科年農曆六月或七月後,建造時王船寮四週都密封,外人不得窺視;民國六十二年,東港造船技術已相當成熟,遂一些造船師傅建議東隆宮再恢復木造王船,王船始改為木材,建造時間亦較費時,而現今建造時間,隨著時代的進步民主化,都提早在大科年的前二年。
一艘王船從龍骨的開斧至彩繪完成,當中過程較複雜,以簡單述訴方法相信較為易懂,以下為建造過程:擲筊決定尺寸採購木材擇日龍骨開斧打版裁製各部位木料安裝支骨仔擇日「豎舟參」組裝船身、隔艙製作船桅、房舍、各類器物釘甲板補土磨砂打光擇日安龍目糊紗布補土磨砂打光上漆白描、上色彩繪安裝水手及各配備器物擇日開光。
    王船與王船公的開光,依一般道教開光儀式進行,祭祀科儀則與大祭典的敬王儀式相同,在眾多的祭品中,發粿最為重要,它象徵大發大利、代表漁船滿載而歸大發財,東港漁民在新船建好下水前的祭拜必須準備發粿,祭拜後也必切一大塊送給造船司感謝其造船技藝,然後再發給鄰居和船下等待撿糖果的小孩,今科(98年)特別按造船例俗撒糖果與銅板讓信眾分享;東隆宮亦備二籠大發粿,一籠給王船組師傅分享,一籠則分發給各級總理與參加祭祀人員,大家分享沾沾喜氣,最後請造船司主持切發粿儀式,科儀才算完成,自始王船可正式讓信徒參拜添載和參觀。
    澎湖、台南、東港的王船造形各有各的款式文化,本地王船依照傳統南澳古船(本宮二樓兩艘兩百多年小船)形狀,及實際設施而建,王船組組員義務的共同為王船建造而盡心盡力,也因此為東港的王船文化,奠定了自我的文化基礎。
東港迎王祭典,七角頭一直扮演重要的角色,亦是迎王的主要動力,由於不計辛勞的付出,因而特別獲准進入王府謁駕敬王,在舊制的規定下是項殊榮(以前除了各級總理、內司、班頭、轎班等可入王府敬王,其餘人員、寺廟皆不得進入王府)。
早期七角頭的發展並無特有角頭廟,有些角頭開始發展就以該角頭的信仰中心為主體,但一部分依然沒有自己的角頭廟宇,之後為配合祭典與東隆宮建醮活動,才選擇以該地區的公廟或老廟為角頭主廟,當東隆宮、朝隆宮、福安宮三大公廟舉行宗教活動時,七角頭請出該角頭廟宇的主神共同參與,也因此七角頭與東隆宮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,七角頭在東港發展史中,亦是重要的一頁,發展至今,不論時代如何的轉變,向外發展的角頭居民及子孫,每逢三年的平安祭典,亦會回鄉參加,畢竟這裡是血緣地親的點。
 
 
3.中軍府安座
中軍府可說是代天巡狩千歲爺的前鋒部隊,中軍府的安座亦是代表神界已進入迎王祭典的準備階段,中軍府的到來,王船亦可正式建造,中軍府安座時間,約在大科年的前一年農曆八月,而今為提早建造王船,東隆宮會在王船「豎舟參」前,先恭請值年中軍府安座,以便督視王船的建造。
根據參與祭典的耆老的說法,中軍府不只監造科年王船,亦在代天巡狩千歲爺尚未到達時,紀錄信眾所許的心願與還願之各項供品,每日巡察巡狩區域,於神界在千歲爺到達時,負責各項軍品糧食之採買…等等。
在中軍府職務上分值年、與正科,一般值年中軍府令座背後只書寫「代天巡狩值年中軍府」,而正科則是寫著「奉玉旨代天巡狩中軍府」,昔日中軍府安座時,全鎮鎮民會家中擺設香案,迎接中軍府蒞臨,但現今因工商時代,居民大都外出工作,家中設置香案的已逐漸減少中,因應於此故今科年當正負中軍府開光後,特繞行東港七角頭區域,正式告知鎮民,回宮安座後由大總理率各級總理、角頭爐主,以敬王科儀崇祀之。
 
 
4.進表
本宮的迎王祭典最可貴的是,保留著清代祀典科儀,進表即是其中之一,進表的時間是在大科年的前一月,典務科主事者先向溫府千歲擲筊訂期時辰,日期一到本宮即在廟埕擺設天案,大總理迎請溫府千歲金身,各級總理跟隨於後,當溫府千歲聖安奉天案後,隨即進行祭祀科儀,上香叩首、獻茶進糕,一切進獻按舊制依序行禮。
禮儀行至一半跪拜呈文,由大總理與各總理代表全鎮鎮民,恭請居於天河宮代天巡狩千歲爺屆時駕臨,能為地方淨域除疫,讓魍魎潛形、農業豐收、商業繁榮、漁業滿載、閤境平安;當表文恭讀完畢,祭祀科儀如從繼續進行,三獻爵、進牲禮、獻金帛,三跪九叩首,後振文堂內司帶領大總理等,將邀請文疏放置於金爐內焚化,燒金燃炮,進表儀式即告完成。
 
 
5.設置代天府
代天巡狩千歲爺奉旨按察,臨時駐蹕的行館稱為「代天府」,凡舉行迎奉承旨巡狩千歲爺之廟宇必設之,東港亦然,當本宮開始佈置代天府時,即是迎王祭典正式的揭幕,代天府的佈置時間為請王的前三天,分內外進行。
首先是王府上樑,地點則在廟庭,亦設香案,五牲、清酒、清茶、糕品、四果茶、水果、檳榔、水煙、旱煙、五齋、山珍、海味、湯圓、紅龜、金帛、連珠炮等皆備,以及一籠以象徵東港居民發財豐登的發粿,時案桌所繫的桌裙改用上繡「代天府」之蟒龍裙,大總理和各總理、參事,恭請溫府千歲和正科中軍府登座,大總理和各總理照儀式參拜,恭讀疏文後,由專人將太極金及粽子、五榖包,綁在中樑上(原先已搭建的雨棚),上樑儀式即告完成,再將臨時搭建的牌樓上方遮住代天府三個字的紅紙掀起,代表整個代天府已建造佈置完畢。
太極金之涵義為太極定分一繫上中樑即分內外,五榖包內裝少量錢幣、釘子、五榖豆、錫炭,此亦有五榖豐登、添丁進財、生生不息之義,而粽子高掛意徵東港子弟金榜高中,代天府府衙是設置在東隆宮正殿,佈置工作由內司與祭典人員共同完成,正殿內除了鎮殿王爺金身外,其餘金身暫時請到後殿二、三樓,水僊尊王廂殿作為溫府千歲臨時公館,讓信徒膜拜。
正殿內懸掛黃色綾幔,上書「代天巡狩」,置案桌、五王椅、案桌上擺設筆、筆架、硯台、墨、案簿、水火籤筒、皇旨、手銬腳鍊、花瓶、香爐、洗臉架等物品,並掛著繡有代天府之桌裙,拜殿兩旁回廊左掛祭典大總理、各級總理、參事、助理、爐主、內司、班頭等等之銜頭燈,又廊掛祭典主任委員、副主任委員、各科科長、顧問等等之銜頭燈,中門及龍虎門用班頭的板杯交叉,就此閒雜人等不得進入。
 
 
6.請王
請王本地又稱「請水」,是整個迎王祭典的開場,代天巡狩千歲爺既是乘船而去,亦是乘船而來,參與祭典的前賢根據前人所傳留下來的前例,按例也必須到海邊恭請千歲爺王駕到來,請王當日中午前,七角頭已在本宮廣場前集合,大總理、副總理進入王府內,恭請尚未開光的千歲爺王令乘坐神轎,所有人員準備至鎮海里海邊,恭候王駕的到來,時辰一到立即出發。
當七角頭到達時,鎮海里海邊已是人山人海,來至各縣市廟宇神轎和陣頭以及看熱鬧的信眾,已將海邊擠得水洩不通,各廟宇神轎、乩童、藝陣,全部朝向海面行禮致意,恭候當科代天巡狩王駕蒞臨;而請王台方面則是,王令被請上請王台,先由道長舉行請神降臨科儀,再安五營,後大總理與各總理捧請王令、王印,由道長們做開光點眼儀式,科儀完成內司們帶領所有祭祀主祭者,手持清香三柱至靠海沙灘,膜拜禱告恭請王駕上岸,內司恭讀文疏,恭讀完畢合清金當場化吉,眾人回請王台,之後就是恭候大千歲降乩報銜頭。
東港的請王方式,與台南西港慶安宮不同,慶安宮是以擲筊來確定千歲爺是否已到達,而東港是由頭籤(頭籤即神轎前的轎籤,有些乩童用來書寫文字,與信徒溝通,因此稱為頭籤),上去請王台報寫大千歲姓氏,而大千歲姓只有大總理及東隆宮幾位主事者知曉,若報的姓氏不對則請其退駕,若姓氏符合正確,即表示代天巡狩千歲爺已經到達,此時本宮典務科會宣佈,大千歲已到達,姓某氏,而整個海灘現場歡聲雷動,鑼鼓大作、鞭炮齊放,各陣頭準備依號序出發遶境;請王台上各總理簡單參拜一番,帥旗帥燈當場填寫大千歲姓氏,之後恭請眾千歲爺的王令上神轎,起馬炮三發點燃,出發向新街莊遶境。
 
 
7.過火
當整個隊伍向新街遶境時,本宮廣場亦佈置案桌,恭請溫府四千歲金身前來監督開火事宜,時已開始燃燒用來過火的相思木材,木材分成五堆,乃取五方火之義,藉以清淨四境,而東港所迎請千歲爺有五位,故又稱五王火;燃燒五王火時,由道長先調派五營兵將守衛五方,以防止邪魔歪道侵入,並請閭山法祖,降霜童子及眾神前來護持,當木材已燒成木炭狀,本宮工作人員用竹竿將火堆推平,當晚間六點多繞境隊伍已回到廣場等待過火,而道長持咒法,鹽米撒向火堆,借以清淨火堆,各溫府千歲神轎與頭籤來回巡視,環繞過火火場,溫王爺的頭籤會先步入火堆以試溫度是否可進行過火儀式,並驅退觀看的人潮,以免過火時發生危險意外。
當道長作法開火路啟生死門,之後向溫府千歲稟告可過火了,此時工作人員將大量鹽米撒向火堆借以降溫,避免燙傷;時辰一到由溫府千歲領隊先通過火堆,再來是大千歲、二千歲、三千歲、四千歲、五千歲、中軍府依序而進,共過火三次。昔日參加的隊伍少,所有隊伍皆可過火,而今隊伍眾多,怕影響入廟安座時間,及安全問題,所以只限七角頭過火,但亦可發現有民眾抱著自家的神像過火,藉以沾些靈氣,本宮在進行過火時,按舊例嚴禁婦女、家有喪事、進月子房者、身體不淨者參與過火。
過火完畢,千歲爺入廟安座時,在過火的場地,道長必須關火門,收回五營兵馬,過火儀式即告結束;以前過火後,會有許多信徒爭相撿拾炭火取回家中,放在水缸、米缸內,借著沾有千歲爺的靈氣的火炭和水、米放在一起,屆時食用可保平安。
 
 
8.出巡遶境
在本省的寺廟宗教活動中,繞境出巡是必有的活動,繞境的目的,是借著神明的威儀與神力,清除地方的邪祟、疫疾,使地方能潔淨不受外力干擾,讓百姓過著「四時無災」、「合境平安」的生活。
東港的迎王祭典第二天至第五天,都是繞境的活動,前三天為鎮內,分南、北、中三區,每科年輪流優先順序遶境,第四天為農莊繞境。民國五十年農村的繞境區域,曾遠達南州鄉的牛埔濫頭,民國六十八年,南州鄉的羅家莊及番仔厝尚有到達,之後再也沒有繞巡外鄉里;當每日千歲爺出巡繞境時,代天府的三川門會由內司用封條封住,直到當晚大千歲回駕,再撕起封條,恭請千歲爺王駕入內安座。
繞境隊伍每日在指定地點集合,鳴炮三響立刻出發,照著規畫路線依序行進,參加遶境之神轎,陣頭經各大小廟宇,依交情深淺分大小禮參拜,而各廟宇施放煙火,淨香相迎,備馬草、水果、清水供王馬進食,紅綢舖地等候王駕,當大千歲神轎到達時,各寺廟、居家無不燒香金放炮,跪迎大千歲王駕的蒞臨,而有些廟宇亦會獻花、進香,一時到處煙霧迷漫,而民眾的心卻是興奮激動。
到了夜晚各陣頭隊伍回到代天府廣場,參拜時無不渾身解數,將平常所訓練的招式,一一呈現出來,而廣場有如不夜城,人們爭相觀看陣頭的表演,此時四週的氣氛,只能用「人神共歡,熱血沸騰」來形容了。
 
 
9.祀王
「聚眾鳩錢,奉其神與鄉王廟,建醮演戲,設席祀王,如請客然....」-澎湖廳志.林豪.卷九:風俗。
據清代各縣志的記載,迎王建醮必定設宴祀王,東港亦然,本地祀王自王駕蒞臨安座,早晚朝各一次,直到恭送王駕離去為止,須舉行祀王儀式的有王府,中軍府、溫王爺臨時行館、王船廠王船公等。
祀王是由大總理率同各級總理跪拜進食,所進獻的食品皆為素宴,如茶、糕餅、水果,每樣物品由內司茶房準備五盤,以供五位千歲爺享用;祀王的典禮,在悠揚的古樂中進行,借莊嚴的儒門禮儀,來表達全鎮庶民對代天巡狩千歲爺的尊崇與信賴,進而祈求神佑賜福。
在迎王祭典的八天期間,王府除了祀王儀式以外,亦安排每日祭祀事宜,第一天晚間由大總理敬王,第二天六角頭副總理敬王,第三天內外總理、參事敬王,第四天顧問團、祭典委員會敬王,第五天內司、班頭、神樂團敬王,第六天上午負責大千歲、二千歲、三千歲之角頭敬王,下午則是四千歲、五千歲、中軍府的角頭敬王,晚間為總務科、經理科、設計科、典務科、指揮科工作人員敬王,而當夜各宮廟亦準備祭品、添載品前來敬王,由於各宮廟只能該廟神尊入廟,人員不得進王府,故皆在廟埕廣場自設案桌擺設祭祀供品,焚香集體團拜,第七天早上則是溫府千歲的角頭與王船組人員入王府敬王,另外王馬團與台東忠合宮敬王,則依視時間另作安排祭祀。
七角頭總理敬王之祭品比祀王祭品項目較多,進獻的項目自然的亦眾,故時間上較為冗長,不論是祀王或敬王,皆以舊制科儀禮俗,崇祀代天巡狩千歲爺,崇敬之心謹從禮教焉敢怠忽。
 
 
10.遷船
東港迎王祭典遷船的時間,是在送王的前一天下午舉行,當日下午在街道上,可看見許多攝影者,準備攝取王船繞境的壯觀鏡頭;以前在六、七十年代,王船不像現今隨時容易的見到,必須等到遷船當天方能看見,而遷船的目的之一,既能沿途收煞驅瘟,亦能讓百姓頂香膜拜,接受各方的添載。
遷船繞境時,七角頭轎班負責王船器具及溫府千歲神轎,大千歲轎班負責王船船身及二艘小船,二千歲轎班負責中桅、中帆,三千歲轎班負責前桅、前帆,四千歲轎班負責後桅、後帆,五千歲轎班負責前錠、錠繩,中軍府轎班負責後錠,錠繩二付、溫府千歲轎班照原職務;繞境隊伍浩浩蕩蕩沿著主要道路前進,指揮車、吹班、神轎、王船船身與器具,每個團體無不是鏡頭下的主角。
王船所到之處,各廟宇神轎皆在其該廟處道路旁,迎接王船公、王船與溫府千歲的到來,處處見到香煙裊繞、煙火沖霄;遷船當日下午,家家戶戶準備牲禮、菜碗,感謝代天巡狩千歲爺及其兵馬神將八天來的辛苦,為東港地區巡域護境;而每戶亦準備紙人(替身仔),來替家人改運解厄,讓歹運由替身仔承擔,屆時再將替身仔呈交給千歲爺帶走。
當夜王船回到東隆宮廣場,每戶會前來交替身仔並添載品(米包、豆包、天庫),而典務科人員於稍晚開始為王船添載物品,而這些物品有辦公用品、餐具、炊具、日常用品及柴、米、油、鹽、醬、醋茶及出港菜食物等,每項物品按舊例安置於規定所擺置的地方,不可隨意亂放,而這些添載物品其用意,希望好讓千歲爺回天庭繳旨的旅途中,三餐無虞,但另一意義,代表東港子弟感謝代天巡狩王駕,為東港帶來委境安域之小小心意,更期望未來三年東港地區合境平安、信眾豐衣足食。
 
 
11.和瘟押煞
當王船在添載時,廣場的另一端也正舉行「和瘟押煞」的儀式,不論那個時代,大陸或本省任何地區,所舉行的王醮、迎王祭典、送瘟等習俗,不論名稱為何,即造王船,必有舉行和瘟押煞的科儀;為求淨域安境,除了恭請代天巡狩千歲爺臨境出巡收祟除疫外,亦得借重道士的道法、經文,奉請仙界高真,勸阻五瘟使者,十二值年瘟神,及各類瘟神疫役,能高抬貴手,念在上蒼天有好生之德,屆時與千歲爺同乘王船離去,在雙管齊下可確保「合境平安」。
在東隆宮廣場,道長們先做安五營儀式,將廟埕做一五方結界,以防外邪亂魔入侵,再來是作和瘟科儀中的「關祝五雷神燈」儀式,其作用為以祝燈功德,五行順遂,以祈地方平安、人物康阜;三做請神和瘟科儀,唸經懺獻禮儀,以求魍魎潛行、四時無災。
若和瘟對於較頑劣的瘟煞疫鬼無所作用時,則必須再做一場押煞的武場,就是在廣場擺設兩張長凳,凳椅下置一火爐,爐上放著鐵鍋,長凳上放著畫八卦的米篩,旁邊放著一桶水,長凳前放著火爐,火爐上放油鍋等物,道長們各執五方押煞旗、草蓆、鍋蓋、掃帚,及法器如劍、牛角等,舞動著道教科法的專業動作,來押逐不淨之物,將各方界的煞神疫鬼一一押上法船,以達舉行平安祭典的最終目的。
 
 
12.宴王
自從代天巡狩王駕駐蹕東津巡視,早晚祀王皆以素筵為主,在恭送千歲爺回駕的前夜,在代天府內大設宴席,大總理主祭,副總理陪祭,各內外總理、參事、助理與祭,代表全鎮士農工商,感謝眾千歲八天的辛勞。
王府內擺置了一百零八盤的「滿漢全席」,前案設席謂之「西階席」,所排之供品乃平日祀王之祭品,前案設「東階席」,所置之菜餚上至宮廷佳餚、下至民間小酌,全豬全羊、茗酒清茶、紅龜金帛,一一齊備,燭火高照,沉香裊繞,整個儀式在莊嚴古樂演奏下進行,內司們將一道道菜餚轉遞大總理,呈請眾千歲享用盛筵,以表全鎮崇聖之意,素宴後恭讀祝文,文中再度感謝千歲爺為地方消災解厄、賜福降祥。
祝文恭讀完畢,在進行東階宴儀式,進五湖、獻四海,三進爵、獻封官(肝),此時王府內的氣氛,如誌文所書「執事儼格,跪進酒食」,莊嚴又隆重,令人不敢大聲喘息,當進獻禮儀完畢,再由各角頭副總理、內外總理、參事參拜叩首,再則是祭典委員會,內司為最後,眾人向代天巡狩王駕做最後叩首拜別,心中感謝千歲爺為地方帶來祥和平安。
之後內司帶領大總理與各級總理、參事、助理至代天府外,將金帛與祝文當著蒼天望燎化吉,繞行三圈,眾人再回王府內簡單行禮,宴王儀式終於完成,王府內之宴席開始撤宴,眾人稍作休息,午夜兩點準時恭送王駕。
 
 
13.送王
當宴王儀式完成,眾人稍做休息,迎王祭典的第八天凌晨二點多,各級總理恭請千歲爺上轎,準備至鎮海里海邊送王,王船兩側掛著代天巡狩燈、班頭燈、三十六省份燈、更燈,掛於旗竿上的帥旗、帥燈,亦降下攜至王船上,一切準備就緒,炮聲三響,大隊人馬出發,王船、神轎及前來相送的信徒,使寬敞的街道頓覺十分擁擠,此時送王地點鎮海里海邊已經人滿為患。
王船到達被推定位後,七角頭轎班及東隆宮人員與信眾,開始將一袋袋的金紙,搬來將王船固定,米包、豆包、天庫、替身、手稟、刑具架一包包,一袋袋的將王船推成矗立的雄姿,立中桅、前桅、後桅、掛帆、昇帥燈,頭籤來回的巡視王船是否傾斜,方向是否正確,當大致上已完成,則恭請王駕、中軍府上王船,以往大千歲會採乩向民眾致謝和道別,道長帶領大總理與各級總理,於船頭再向千歲爺焚香告別,道長帶大總理用鋤頭劃一條凹陷直通外海,代表水路已開,時辰一到收錨鳴炮,而火勢在沉香粉、金紙的助燃下,轉化成熊熊烈火將王船包圍,而「無形」的王船已順風啟航,航向遙遠的天庭繳旨。
王駕離境後,各寺廟、角頭皆偃旗息鼓,各自離去,除了人的交談聲,鑼鼓八音不再響起,人人帶著疲累的倦容離去。舊例規定,王駕離去七天中,鎮內不得有鐘鼓聲、戲曲聲、鞭炮聲、免得千歲爺誤以地方信眾再度歡迎回駕,但主要的是防止瘟神疫鬼尋跡而回;而今因七天時間過長,恐會影響漁民生計(因送王之後,必須禁海捕漁七天,以避免漁船和無形的王船相撞),而改為三天。
雖然王駕已離去多日,但鎮民尚沈醉在祭典的熱鬧氣氛中,所言事物皆是祭典的點滴,對迎王的種種事物回味無窮,而耳中的鑼鼓聲彷彿尚未停息,東港的迎王平安祭典雖是民間迎神賽會的一種,但在其內涵中,呈現了傳承、認宗、敬神、尊道的民風,此祭典文化亦是由角頭、寺廟、居民所凝聚而成,經百年的演變,而成為東港迎王的自我文化,今年亦逢己丑正科,歡迎各位撥駕蒞臨東港看熱鬧,共同體會東港漁村風俗文化,東港東隆宮三年一科東港迎王祭典,歡迎各地鄉親信眾前來熱情參與。
財團法人臺灣省屏東縣東港東隆宮 劃撥帳號:42050899. 廟址:屏東縣東港鎮東隆街21-1號
 TEL:08-8322961   FAX:08-8354621
e-mail:donggangkingculture928@gmail.com
本站內所有圖片及文字皆有著作權保護,請勿任意翻載複製使用,謝謝 !